设置

关灯

长达一分钟的潮喷(5p)

    如此荒唐的污蔑,其他人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只是用行动来代替言语,温存地贴近她,捉回她的手,按在他们最为柔软脆弱的地方。
    苏茜心底蔓生出一股没来由的恐慌,好像心脏下的踏实大地被忽然抽空。她开口想要反驳,音节却悠然一转,变成一声软媚高扬的颤音。
    奎堂竟是领悟力极佳,没几下便找到了她的敏感点。
    苏茜隐约感觉到奎堂是第一次。这几个男人都是第一次。但能成为帝国第一研究室成员的天之骄子,学习能力都十分恐怖,在性事上也是如此。苏茜本人不是毫无经验的小白,今日前绝对不敢相信,她会被几个新手给肏到不知今夕是何夕。
    哪怕她讨厌他们,哪怕她清醒时连碰他们一根手指都不情愿,哪怕……可是她朦胧地望着他们千秋各色的俊脸,感受着他们骨节修长的手在她光滑的皮肤上流连游走,感受着他们黏腻的浓稠的吻和坚硬的热情与欲望……她软成了橡皮泥,好像骨头都被抽掉,连推开的力气都不再有。
    她也不想推开。
    除去那一波波浪花乘云的快感,她心里被诡异的满足充斥。
    他们是谁?是清贵无俦的帝国传说,是无冕的校园皇帝,是远近闻名的帝国玫瑰,是无数贵女呵护的纯白少年。他们被无数人追捧簇拥,可是从来没有人能摘下这几朵高岭之花,甚至难以想象他们眼中露出情欲的颜色。他们对她也是如此,冷漠、针对、视作绝无可能爱怜的亲人、视作不死不休的仇敌……可是他们现在全都匍匐在她脚下,贪婪地吮吸她体内流出的浊液,迷恋地舔她的每一寸肌肤。
    导师大人埋头亲吻她的腿根,略微粗糙的舌面,慢条斯理地擦过她的花穴,不会有一点嫌弃,也不再是一脸冷淡,倒似乎在享受,眸色又深又欲。
    他挺拔干净的鼻头在她腿心花心剐蹭着,沾染了她的水,却不急着擦。直起身时,才轻轻用玉长的指节刮一下,然后不紧不慢送入口中。
    这幅画面让苏茜冒出一大股花液。
    枕水哭了。娇滴滴地啜泣着,连声唤着“姐姐”,求她摸摸他。苏茜怎么能拒绝呢?她颤抖着伸出手,握住那根粉嫩的柱状体,每一次撸动都会触发少年连声媚叫,和更多的一连串的哽咽。她怕他不舒服,迟疑地停住手,可刚一停下枕水便不依了,忙不迭主动往她手里送,像是粘人的小猫。
    于是苏茜就再不收敛,开始用全力挑弄他。少年毕竟毫无经验,在她熟练的挑逗下很快便尖叫扭动,白皙赤裸的身体染上一层殷红,像是被她揉弄熟了的果子,散发出甜蜜的芬芳。
    南向喜欢吻她,或者说,不喜欢她把视线和注意力放在别处。每次她扭开头找了几秒空隙,他便不乐意地追上来,含住她的娇唇,缠住她的舌头。他的吻技短短几小时里进步得苏茜都认不出了,仅凭一个吻就能让苏茜神魂颠倒。
    可是其他人也不是吃素的。奎堂把她整个人折迭起来,入得又狠又深,每一下都顶进子宫口,苏茜不由张着嘴哭出来,又被南向抓住机会吮住舌头舔舐喉咙深处。苏茜喉头被刺激,不由深深地哽咽。奎堂眼眶通红,把她翻了个面,巴掌啪啪落在少女白嫩饱满的翘臀上。
    被奎堂打屁股的羞辱短暂地唤回了苏茜的神志,她挣扎着扭头想要逃离,却正对上了奎堂那双闪耀的星眸,笑吟吟的藏着宠溺,竟让她有一瞬间产生他真的爱她的错觉。
    然后他轻启唇瓣,低哑的性感嗓音,混着浓郁的情欲和酝酿深刻的忧郁:“苏茜,我是真的爱死你了。”
    没有女人能在床上招架这样的情话,何况对方是从脸蛋到身材都漂亮的没有缺憾的顶级男人。苏茜不想信的,可是突然间懒洋洋的,不想挣扎了。这可能有一部分也是因为其他人受了奎堂这番话的刺激一般,忽然发力,她的每一处敏感点,都瞬间被勾弄搅动。
    “嗯啊……”
    苏茜连连贯的叫声都发不出,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变成一片脸面广阔的丘原,被四处点起火,扑灭了一处,却又起了另外若干处,救也不得不救也不得,她只能在紧绷滚烫的奔波中,整个人燃烧成熏熏然的蒸汽和灰烬。
    终于,在四个人的不懈努力下,白里泛粉的女孩勾着脚背,反弓着腰,高亢地尖叫着,完成了长达一分钟的潮喷。
    他们也再坚持不住,白浊的精华分别高压喷射到她的喉咙、乳心、子宫和脖颈,黏答淋漓挂在柔软的少女身体上,让她看起来像是一只被白色粘网困住的诱人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