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八)

    彻夜未眠,超长时间登山,末日般的逃亡求生,终于在这一瞬间全部结束。
    紧绷的神经与超负荷运作而极度疲惫的身体想是获得了允许释放的开关,你再也无法支撑,晕倒在了地上。
    你的身体自动进入了睡眠,你想要醒过来,试图睁开沉重的眼皮,想要弄清楚是否能够在这里入睡,然后你听到这样的声音,
    “没事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继续睡吧,不要怕,现在已经安全了……”
    这样温柔的声音。抚摸着你头发的手,带着你熟悉的松质气息,仿佛你熟悉的人还在身边。于是你又沉沉的睡去。
    你终于补足了精神,睡醒坐起来时,你看到了背对着你,面对着窗外的班主任。这里的布局和配色与你住的山舍相同,高大的玻璃窗外是一片宁静的山林。
    老师坐在你床沿,好像一直在陪着你。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流下了眼泪,像要找到支点那样抓着他的手,哭着说:“老师……”
    “嗯,老师在这里。”
    他扭身握住你的手,顺着你的方向倾着身子抱住你,那股好闻的松针木质的香气又包裹住了你。
    他拍着你的背,安慰着你说,“好了好了,没事,你只是做了噩梦而已。”
    “不是的,我没有做噩梦!黎文免,他为了救我他他留在那里了……还有大家都被水淹没了,所有的人都在水里面,只有我逃出来了……对不起……”
    他安静的听你说完,仍然抱着你,手在你的头上温柔的揉着,“不要激动啊,你听老师说。”
    “你发了高烧,体温持续不降而且昏迷,学校通知我过来看一看你的情况,他们告诉我说是连均失踪之后,你跑到雨里去找他,发烧晕倒的。连均已经被找到,送回家里去了,大家都没事,大家都在外面吃早饭呢,而且黎文免在学校里面,你明天上学你就能看到他了。”
    老师情绪稳定的告诉着你,这一切都是正常的,但是你所经历的那些湖面和那些人物的接触,那些痛苦冰冷的记忆,那些又荒诞又真实的往昔,为什么会那么永复不止地扑腾在你的脑海中,你仿佛能听到闻到所有的记忆。
    “老师,你不要再骗我了……请你……不要再骗我了。”你沉默的重复这句话,带着哭腔。
    “怎么会骗你呢。”
    老师只是温柔的把你的眼泪全部擦干净,又问你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饭,你说你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他同意了。
    出去前他把一本后厚封笔记本放在你的手上。
    “这是你晕倒被找到的时候,你拿在手上的,应该是你很珍视的东西,虽然按照学校的规定,我应该把它收走,但是还是留给你吧,希望这能够让你开心一些。”
    笔记本是黎文免的。你记得他说,这个能让你活下去,所以这里就有他活着的意义吗?
    笔记本上有一个密码锁,你不知道密码,拨动转轴慢慢地一个一个试数字,随便试了你原本日记本的密码,锁竟然开了。
    打开这个笔记本,更应该说是一个小型的收纳本,透明方形收纳夹层里,整理的放着那些你亲手写过的粉色信纸。
    原来如此,你和小希说过你有一本带锁的日记本,你把密码换成了你们开始写信的日期,以此纪念友谊周年之类的。
    你熟悉的那些交谈和话语,它清晰明了的展现着,你们所记录生活中所有美好细节……你们是那么的热爱你们的生活,至少在信里。
    他知道回信是你写的吗……应该知道,不然他不会那么笃定的把这个笔记本丢给你。